大多是难过的事儿

今天老爹兴致大发一个人张罗包饺子,老妈循例不理他。我起床偷偷看看他的战况,饺子馅儿是纯肉加点葱,饺子皮被擀的老厚,饺子被包的有韭菜盒子那么大。
我数落他皮子碾的太厚,"大人吃大饺子,小人吃小饺子。"老爹默默念叨着。包了几个饺子,那皮厚的,我说我整个人要眩晕了。
老爹忙说"你怎么又晕了?" 我只能哭笑不得。
"让老妈来擀皮吧?"老爹一撇嘴,"她生气呢,这辈子要不是遇到我,谁受得了她那倔脾气。"我仿佛觉得这句话说得有点道理,后来老爹说我的饺子塌,不让我包了。

老妈把我叫去茶几边吃饭,念叨说"你爸有病,要包饺子三十儿包,明天包也不能今天包。"

我一边塞饭一边讲"不就隔着一天吗,有什么差?"

看着老爹忙活之后变得无比凌乱的小厨房,突然感觉,即使你曾经来过,我本来的生活好像没有起到任何的变化。


老妈关门里屋钩衣服,老爹边看电视边吃着自己包的饺子。

就像我妈说的,全世界都看到你爸的好,没人知道他说话多咽人,没人知道他多自私。和这么一个不会人情世故的男人生活了二十几年,我妈面对他变成了脾气很暴躁的女人。


我不知道谁对谁错,只是觉得老妈永远不会对老爹有所改观了。只要她认为这男人是差劲的一天,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会有所缓和。


恩,也许没别人能受够我妈那脾气了,但老爹不知道是因为他自己的过失,才把一个女人折磨到如此。


所有一切,也许这就是生活本身,就是命运,就是一个家庭的羁绊。


老爹端来一碗饺子,那皮生硬,那馅儿是死的,吃一个吃了好久,老爹还满意的问我好吃吧?我放下筷子,只是突然意识到我爹他性格好可是像我一样什么都不会做。


"这饺子好像有点苦。"


       
评论(1)
©二两须臾
Powered by LOFTER